分享通信筹资两亿还清三大运营商欠款 “起死回生”前景可期

中国海西网(www.hxtcpp.com) 2017-05-31 17:04:28 作者: 来源:

  备受业界关注的“分享通信拖欠三大运营商巨额款项”一事终于有了新进展,目前该公司已还清运营商欠款。日前,《财经》(博客,微博)新媒体记者从分享集团内部独家获悉,分享集团董事长蒋志祥已筹资2亿元还清了三大运营商所有欠款,筹资款已于5月4日后陆续到帐。

随后记者致电被拖欠最多的联通集团,就偿还欠款一事进行求证。联通集团相关负责人证实了分享通信的说法,所欠款项确已还清。之后记者亦从其他运营商处获悉,5月24日,涉及三大运营商的欠款已全部还清。

  随后记者致电被拖欠最多的联通集团,就偿还欠款一事进行求证。联通集团相关负责人证实了分享通信的说法,所欠款项确已还清。之后记者亦从其他运营商处获悉,5月24日,涉及三大运营商的欠款已全部还清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此前网传董事长蒋志祥“跑路”的消息源源不断,分享通信一时陷入危机。但事后蒋志祥向《财经》新媒体记者独家透露,去美国是为了筹款,虽然压力比较大,但公司可以正常运转。

  业内人士表示,由于虚拟运营商(下称,虚商)行业起步较晚,盈利仍是虚商行业发展面临的痛点。但随着有关政策的出台及市场逐步成熟、行业参与者逐渐增多,小众市场将成为继大众市场后新的增长点,而分享通信在经历了“起死回生”的挑战后也将迎来新的转机。

  蒋志祥谈筹资还款细节
今年3月,分享通信因拖欠员工工资、股权纷争等问题被曝出财务危机,随后公司确认欠款约1.64亿元。其中,制卡结算款1500万元;三大运营商欠款1.3亿元(含保函);员工工资约1500万元等。

  今年3月,分享通信因拖欠员工工资、股权纷争等问题被曝出财务危机,随后公司确认欠款约1.64亿元。其中,制卡结算款1500万元;三大运营商欠款1.3亿元(含保函);员工工资约1500万元等。

  危机爆发后,蒋志祥希望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度过难关,但是二股东贾树森不同意,同时贾也不同意从公司撤出。

  由于双方之前协议,蒋转让股权必需经过贾同意,所以,增值扩股方案就此搁置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分享通信注册资本为5598.32万元,其中蒋志祥持股比例51%,天润伟业持股比例为49%,天润伟业注册的股东只有贾树森一人。2014年,分享通信原股东退出,贾树森出资7000万元入股,其中5000万元付给原股东,2000万元入股公司。

  《财经》新媒体记者了解到,由于欠款一拖再拖,联通一度对分享通信提起诉讼,要求其在今年5月5日前还款。在筹到款后,分享通信于5月4日与联通结算了4000万元欠款,同时在法院的调节下,联通将还款日期从5月5日宽限到5月30日。

  “如果不按时偿还,分享通信将面临旗下几百万活跃用户被回收、拍卖或是转换。”蒋志祥对《财经》新媒体记者说。

  由于5月初蒋志祥发布的朋友圈定位在美国,这导致外界对分享通信前景猜测不断。蒋志祥表示,去美国就是为了筹钱,可当时有人说我跑路了。不过钱从5月4日开始陆续到位,当天就还了联通4000万。5月24日,涉及三大运营商的债务也全部还清。

  随后,记者联系联通内部相关负责人,蒋志祥的说法得到证实。

  据悉,在与二股东长达几个月协商不成功的情况下,分享通信一度被推到了风口浪尖。而随着蒋志祥筹资2亿元款项的到帐,分享通信的欠债危机被化解。蒋志祥表示,筹资款将用于偿还债务并维持公司的正常的运转,双方之间的股权问题将另行解决。

  与前几次采访时流露出的焦虑状态相比,蒋志祥接受《财经》新媒体采访当天的表情轻松很多,踌躇满志。但是,他说:“其实压力还是很大,关键是要让公司尽快实现赢利。”

  在3月份的一次媒体沟通会上,蒋志祥承认,拖欠了员工3个月的工资,并表示人事部在积极联络员工,希望通过债转股的方式来破局;但债转股方案由于二股东不同意也被搁置。

  蒋志祥对记者表示,会陆续解决员工的工资问题。但是,他认为:“第一步还是要解决债务问题,保证合作伙伴和用户的利益。理性状态中,不是员工不重要,是因为只有把企业救活,才有员工的未来。”

  行业起步较晚 盈利难题正在被解

  筹到钱的分享通信度过了眼前的“欠债危机”,但摆在他们面前的仍是虚拟运营商(下称,虚商)行业面临的盈利问题。不过这一问题将随着国家有关政策的出台,有望得到改善。

  截至2016年底,中国共有虚商42家,累计发展用户超过4300万户,占全国移动用户数的3%左右,直接吸引民间投资31亿元。

  纵观全球市场,虚拟运营业务保持较快增长,英国渗透率达到12%(发展17年),日本为8%(发展14年),韩国为6%(发展5年),中国刚超过3%(发展3年)处于发展初期。

  工信部从2013年12开始陆续向42家企业发放了移动转售业务试点牌照,试图打破三大运营商的行业垄断,利用“鲶鱼效应”倒逼行业发展。但迟迟未发布的正式运营牌照也让一些企业的发展处于徘徊阶段。

  据记者了解,分享通信是在2013年12月26日获得的试点牌照,也是中国第一批虚商之一。2014年03月31日,中国虚商第一个用户就诞生在分享通信名下。

  蒋志祥表示,分享通信拿到试点牌照后,一直处于负债经营的状态,虽然用户破千万但平均每个用户需要补贴300元,“批零倒挂严重”。

  业内普通认为,不仅是分享通信,国内的虚商大都面临盈利困境。

  与发达国家相比,我国虚拟运营商起步较晚,错过了上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前10年的市场上升期。如今,市场已接近饱和,留给虚拟运营商的油水并不太多。

  此外,虚商发展中心研究员莫广卫认为,基础运营商还在肆意破坏行业规则,在给虚商批发价格非常高的情况下,他们自己零售的各种套餐业务(大神卡小神卡)的价格已经降到让虚商无法承受的地步,虚商产生盈利并不容易。”

  不过随着国家政策的出台,虚商盈利问题有望得到解决。今年5月16日,工信部、国资委两部门联合发布了《关于实施深入推进提速降费、促进实体经济发展2017专项行动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来看,可以明确读出两条重要信息:

  一是适时出台移动转售业务正式商用意见,意味着目前移动转售大环境已经具备颁发正式牌照基础,产业链上下已经磨合成熟,发现了诸多试点问题,并有效解决了核心问题,移动转售产业已经成为国家发展实体经济的重要一环;

  二是加强对移动转售业务批发价格的指导,这意味着虚拟运营商有望获得更低批发价格,对企业寻找盈利空间、扩大企业规模,甚至对于正式商用意见出台后企业大举投资有着明显帮助。

  蒋志祥表示,从《意见》不难看出,虽然目前整个行业都面临着盈利痛点待解的问题,但随着国家政策的出台,虚商发展将迎来新的机遇。而度过欠债危机的分享通信,目前仍有几百万的用户,各种政策的出台对于企业后续的发展非常利好。

  市场逐步成熟 虚商发展前景可期

  今年两会期间,三大基础运营商集体响应提速降费号召,宣布今年10月1日起将正式取消手机漫游费,这就意味着虚拟运营商引以为傲的“无漫游费”红利也随即消失。但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认为,在实名制和提速降费的大趋势下,虽然放号已放缓,但虚商可以从号码销售延伸到移动增值、流量经营上。

  对于虚商的发展前景,行业分析人士认为,虚商规模小,优势在于针对性比较强,政策措施灵活,可以通过细分市场、围绕客户需求,定制个性化服务。例如,套餐制定个性化、套餐结算智能化、增值服务多样化等。

  以Lebara为例,作为一家跨国移动虚拟网络运营商,将新移民视为自己的目标客户,包括外派员工、留学生等,还有游客,以低廉的国际通话费用为主要卖点。由于目标群体和促销手段明确,其用户在7年内增长了400多万。

  从国外业绩领先的移动虚拟运营商来看,一般在市场运营3~5年后才实现当季盈利, 5~7年实现累计盈利。市场最终趋于集中,而相对领先的虚商更容易获得生存空间。因此对于中国虚商而言,现在才发展了三年,要保持规模和盈利的平衡,既要保持规模发展,又要兼顾财务上的可持续发展能力。

 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规划所电信行业研究部主任许立东曾公开表示,虚商平均每月都有近100多万的用户增长,说明虚商行业已经具备了较强竞争力。通过分析2016年移动转售市场动向来看,虚商不仅是对基础通信服务进行套餐的设计和规划,而且也在互联网/物联网领域进行了积极探索。

  邹学勇认为,在正式牌照尚未发放时,目前虚拟运营商的业务布局和资本投入还处于慎重状态,但差异化经营需要长期投入。虚拟运营商应专注“小众市场,小卖部经营”,“大众市场,家乐福经营”是基础运营商的优势。随着虚拟运营市场逐步成熟、行业参与者逐渐增多,小众市场将成为继大众市场后新的增长点。(《财经》新媒体 蒋诗舟/文 高素英/编辑)

声明:中国海西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送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网友参考,信息纠错: 邮箱: dnwx008@163.com
相关文章

新闻头条

美图欣赏

推荐文章